我再也没有叫她慢大人金沙贵宾会

作者:古典文学 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1-26 16:59    浏览::

时间才是公正的,那些交付、换取、更转、承袭,给予我们摧毁的疾速,也给予我们修复的缓慢。 中国论文网 1 木诗慢是我大学以来喜欢的一个女生,不仅仅因为她是处女座的。 说实话,她一点都不像处女座,作风很硬派,在学生会混得风生水起,在学校叱咤风云,不深入了解的还以为她是狮子座女强人。 我没有打听过其他朋友对她的评价,至少我是在那天晚上才确定她是处女座的。而在那之前,凭借我多年以来根据主观印象给别人起绰号的癖好,我叫她慢大人,后来也一直没有改过来。 2 我说的那天晚上,是在我跟她认识一年后的某个晚上,那天她逛完街给我打电话,问我在哪儿。因为前几天我跟她约好吃饭看电影,她欣然答应,我倒也没想到她会迟到那么久,我站在十字路口等她,那时候我还没有养成在十字路口发朋友圈的习惯,否则非要暴走不可。她说她被堵在了中关村,让我先去找个地方坐坐,我心想中关村离学校也不远,就没先行一步,结果愣是在十字路口徘徊了半个小时才看到她在出租车上向我挥手。 好在赶到电影院时,《分手大师》刚好检票,我说: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谢谢哈。” 她倒是不紧不慢,说:“哎呀,我把饮料落在出租车上了,我们不应该那么急的。” 我恨不得给她两巴掌。 电影大概是晚上10点半结束的,笑完了一整场,彼时的我们都有点饥肠辘辘,索性跑到一家烧烤店。随意点了一些,我们边吃边聊。她吃着吃着,突然停下来跟我说:“你知道吗,还有一个礼拜,我就不需要等下去了。” 我一脸疑惑:什么等下去? 后来,吃串喝酒好兴致就变成了她的借酒浇愁。那些事也随着她的眼泪落到我的心头。 3 我跟慢大人起初毫不相识,但因为大一那年跟她的舍友一起上过拓展课,又恰好在一个组,慢慢变成朋友。久而久之,我就认识了经常与之出双入对的她。 慢大人,跟她的名字毫无瓜葛,她浑身上下都没有体现出她的“慢”,这个“慢”,无论是反应迟钝的慢,还是慢条斯理的慢,她都不沾边,但不可否认的是,她很漂亮,不可一世的漂亮,她的漂亮和她的强势一样,众所周知。 但慢大人高冷得很,我们的认识也仅限于,我在路上看到她舍友跟她们打招呼时她会回礼以待,若是单独在学校路上偶遇,就不会这么幸运了。 这样的关系当然不会满足我对她的好奇心,就在我苦恼该以怎样的方式更进一步的时候,我发现她跟我选了一门同样的公选课。那天上课她迟到,教室已经坐满了人,她走到我旁边看我多占了一个座,就问我有没有人,我笑着说没有,起身给她让了座。 后来的事情就水到渠成,我们也越来越熟,熟到我们会经常一起出去吃饭溜达,熟到我成为她故事的倾听者。 我以为这样的一个姑娘只会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妖孽,而且她又披着妖孽般的皮囊,自是不会遇到什么让她无可奈何的事。 那时候,她跟她前男友分开已有半年,是她提出的分手,她前男友也是处女座的,两人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吵架,后来一次她生气失控,说了分手,男友一气之下再没回头。 4 她跟我说:“也许在你们眼里,我是个不好的女生,我没有认真对待我拥有的感情。我承认我之前仗着自己长得还不错,不负责任地谈了几段恋爱,但对他,我自始至终都很认真,我真的很想跟他好好在一起。我以前从来没有帮男朋友做过什么,我每次出去逛街看到他喜欢的东西都会给他买回来;他在自习室上自习,我会帮他削好苹果用保鲜盒装好送去;冬天的时候,我会帮他温好牛奶,我知道他胃不好。我现在很后悔那天生气跟他说分手,但是他没有抓住我,而是选择转身离开。”她说这些的时候,我看到了她眼角的幸福感,没有一丝做作。 我继续做她的忠实听众。 “我每天都会隐身访问他的人人网,看有哪些姑娘进他主页看了,看有哪些乘虚而入者在他的状态下评论。有次我看到我一个朋友在他照片下留下了‘花痴’状的评论,气死我啦,他送我的抱枕一直在我的床头,还有我们俩在一起时的照片,我一直收藏着,每次我都会没出息地拿出来偷看两眼。” “你说,是不是我之前对那些男生太坏了,上天才派他来报复我,可是为什么要报复这么久?你说为什么我之前毫不在乎,为什么对他却总是念念不忘?” “这半年来,我找过他,给他发过短信,托人带过话,还写过道歉信,我甚至连自尊都不要了,我求他回到我身边,可是他说过去的就过去了,没办法回头。在他面前,我一点骄傲都没有。” “寒假的时候,我看过一个分析,说我需要等到今年6月底,也许他会回到我身边,我等了,还有七天,我就再也不用等了。” “我听你说过放不下前任的星座是处女座,为什么是我放不下,而他没有?” …… 5 她的眼泪不争气地脱眶而出,她的问题问得我哑口无言,我只能一边给她递去纸巾,一边说,会好起来的,会有更好更对的人出现的。 我不禁想起米兰・昆德拉说过的一句话,人逃避痛苦常见的方法就是躲进未来。可是凭什么,喧闹的城市总有四下无人的街,对酒当歌的夜也逃不过曙光的到来,一切都需要等待,而难熬心碎的也正是等待。 我看着眼前这个“外强中干”的女孩,不免心疼起来。她要多么努力伪装才能不让外人看穿她的脆弱,她是有多么无奈才逼得自己懂得坚强。爱情之外的她,依旧痛苦。她说自己是典型的处女座,内心脆弱傲娇得很,但是她深受她妈妈的影响,在很多事情上都要独当一面,所以在外人看来,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女强人。她说她不想这样,但没办法,她已经习惯了。 末了,她擦干眼泪,对我说,今天的事不要跟别人说。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不堪一击的一面。 那天晚上,我回到宿舍,趴在床上,想了很久她跟我说的话,在朋友圈写下:12岁那年,六年级,元旦演出,跳街舞,伴奏是《快乐崇拜》,结果演出的时候,被老师拉去当记分员,那时候啥也不想,没觉得遗憾,却还是很快乐。如今,这个点,听着同样的歌,却为当时感到可惜,我知道当下总会下落不明,但请你务必开心。 很快,她跟我说了谢谢。我们互道了晚安。 6 很久之前看到过一段话,记忆十分深刻,一想到心里还会隐隐作痛。恋爱只有一种赢,就是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一见即能从心底涌出热流的人,至于得与不得,只看造化,但无一例外,回想起来,都是记忆深刻;恋爱有无数种输,就是向并不动心的人,以恋爱之名索取种种利益,得多得少,都是债,要十倍百倍偿还。 慢大人后来告诉我,有一次,她忍不住在微信上给他留言,或许是他刚好在线的缘故,不一会儿他回复:“有事?” 我说你不会又把你尊贵的姿态低入尘土了吧,她久久没有回复。我担心我说错话,跟她说声对不起,她这才反应过来,说:“没有啦,他问我什么事的时候,我说了一句没事。他跟我说那再见的时候,我说嗯再见。” 删去成行的字,后打了个“嗯”发给对方。没关系,不是所有的情绪都要告诉别人,比如你不开心,比如你好想念他。我何尝没有过这种无奈,怕是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,说出来也未必比不说好吧。 慢大人的舍友曾经问我:“你是不是喜欢木诗慢呀?”我说:“不喜欢我会费尽心思认识吗?我喜欢每一个处女座呀。”“那到底喜不喜欢呀?”她舍友追问我,我没有回答。 我喜不喜欢木诗慢,我自己都不清楚,我记得那晚她跟我讲完她的故事,我开玩笑说有时间为你写篇故事,惊天地泣鬼神。她问我,题目叫什么?我说,就叫《爱情是一场天气,终有一天会雨过天晴》。她自然明白我的意思,因为“雨”是她前男友的名字。可是在那一瞬间,我明明有个念头闪现:会不会是我? 在慢大人等待旧人的漫长岁月里,我就在她身旁做着摆渡人。她要去哪儿,我载她去,被拒绝再返还,她总是义无反顾地选择同一个渡口,而我也坚定不移地让她回到原点登岸。 7 我第一次觉得暗恋是世上愚蠢的行为是在某天的下午,我收到一个微信,对方告诉我,你的女神慢大人有男朋友了,我急急忙忙向她的舍友求证,果真如此,但并不是那个前男友。 我给慢大人发去微信:有男朋友都不告诉我,也忒不厚道了吧。 她说:哎呀,刚在一起还不超过24小时,怎么就被你们知道了? 我说:说明你备受关注呀! 她发来一连串害羞表情,哈哈,别闹,我总算迎接新生活了。 我说,总算放下执念了,那就好。我先复习了,加油,再见。 她说,再见。 那段时间我开始失眠,失眠使妥帖的日子出现缝隙,缝隙像一只眼睛越睁越大,像皮球,像干燥得爬不动的太阳,引来夜间安静的洪水,顺着太阳漂流到窗前,顺着时间与沉默在我的身体里安家落户。我想了很久,脑海中做了很多假设,无数次推演“如果”的发生会是怎样的结局。我是不是应该早点告诉她,如若可以,我可以做你坚强的后盾,我不只是你单一的倾听者。 我看毛姆的《面纱》,上面有一句写得真好:我从来都无法得知,人们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,我猜也许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,它是个空洞,呼呼地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,所以我们急切地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,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,可是我心里的缺口,或许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,所以你填不了。 也许我真填不了。 8 那天夜里,我给她舍友发去消息:××,你要帮我一个忙。 什么忙? 我记得你问过我,是不是喜欢木诗慢,我当初没有回答你,现在我告诉你,我喜欢她,所以麻烦你帮我看着她,如果哪天她分手了,你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,我不想只做个逗号,也许我会成为她的句号,在此之前,我会在一旁好好等她。 某种情况下,习惯还真是一种异常强大的力量,不仅可以使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,也可以使一种不求回报的单相思变为一种相互的、稳固而又安心的、后知后觉的爱。 跟木诗慢认识的这两三年间,我谈过两段恋爱,我们非常有默契地配合着“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”的戏码,全然一个《前任攻略》中罗茜和孟云的桥段,只是角色对调,情节稍有出入。 有时并不是没有波澜,只是要等,就像雨前风,水气夹杂在气流里滚动,终会倾盆而下。如果我在等你,总有一天你会懂的。 9 从此之后,我再也没有叫她慢大人。她依旧是学校的焦点,顺利地当上了学生会主席,听说她每天被老师折腾得累死累活,专业双学位也是应接不暇,这样一个战斗力持久的姑娘,难免令人心疼,但是我再也没有跟她说过晚安,越俎代庖毫无意义。 一路走来,人山人海,边走边爱。那些她不曾对我说的事,还有那些我不曾告诉她的话,我们成了陌生的朋友,却有着牢固的情谊。我很庆幸,因为深知会有另一种可能,很多的信任到后来出现了罅隙,很多的罅隙到后来开始了疑虑,很多的疑虑到后来变成了哀伤,很多的哀伤到后来坍塌为废墟。时间才是公正的,那些交付、换取、更转、承袭,给予我们摧毁的疾速,也给予我们修复的缓慢。 就像慢大人一样,不知道她的坚强是曾经多少柔弱生的茧,被伤害、被折磨、失望、无助,后还不是要重新启程。就像我自己一样,不知道有多少次想告诉她,我知道你没那么坚强,还有后面那句“我不愿让你一个人”,本来想说给她的话,后只能用文字来表达。 记得很久之前,翻开二熊的微博看到这么一句话:我写过不少承诺、不少表白、不少情话,自己喜欢的却只有盛淮南醉酒时候对洛枳说的一句“我舍不得你” 。爱情兵法千千万,抵不过一句不讲道理的真心话,一切不过是感觉,何必长篇大论找证据。我舍不得你。 我舍不得你,我知道你没那么坚强,可是,再见,姑娘。 我说的再见,是后会有期,我会在十字路口等你。